您的位置: 百年健康网> 新闻> 本文

疫记:凌晨3点,那个极度危重的患者苏醒,第1句话让我瞬间泪崩!

发布时间: 2020-02-27 08:11:28      来源:网络      作者:河北省邯郸市
导读

本文是来自河北省邯郸市的投稿,由杰里米瓦里纳编辑关于疫记:凌晨3点,那个极度危重的患者苏醒,第1句话让我瞬间泪崩!的内容介绍

原标题:疫记:凌晨3点,那个极度危重的患者苏醒,第1句话让我瞬间泪崩!

来源:听李医生说 作者:李鸿政

凌晨2点,跟上一班的医生交好班,我就要进舱了。

所谓的进舱,就是进入隔离病区。ICU就是我们的隔离病区。

从洗手,带圆帽,N95口罩,护目镜,防护服,隔离衣,面屏等等一套做下来,也将近花费半小时时间。

疫记:凌晨3点,那个极度危重的患者苏醒,第1句话让我瞬间泪崩!

进舱之前,交班医生跟我说,要留意25床(为保患者隐私,暂叫25床)情况。

25床,是一个37岁的女性病人,在ICU里面算是很年轻的了,多数都是60岁以上。所以我对她印象特别深刻,虽然不是我主管的床位,但我每天都会关注她的所有指标,包括液体入量、尿量、药物使用情况、呼吸机参数、血气结果等等。

25床怎么了,我心里咯噔了一下,以为有不好的消息。忙问交班医生。

她还好,今天我们停了镇静药了,可能会有点烦躁,要注意观察一下。交班医生说。

听他这么说,我长舒了一口气。悬着的心一下子松开了。这两天听到太多不好的消息,尤其是两名年轻的医生接连去世,让我对这个新冠肺炎又充满了敌意。

拖着厚重的防护服,穿过长长的走廊,鞋套划过地板,让凌晨气氛变得更加空寂,过了几道门,才进入ICU病区。

我逐一巡视了分管的病人,大家总体病情或多或少有些好转,这让我异常舒坦。刚来疫区时,那批病人非常严重,病区那么多病人,无一例外都是异常危重的,几十台呼吸机此起彼伏,还有好几台CRRT机子,到后来ECMO也上了,我从来没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阵仗,我估计也没几个医生见过这么大的阵仗,这的确是一场不能再硬的硬仗!

经过半个多月的艰苦鏖战,有些人挺了过来,有些人则永远醒过不来了。没时间哀伤,捡起刀剑舔了伤口继续战斗。

我的脚步在25床前停了下来。

刚好管床护士过来跟我说,病人刚刚有点醒了,有些躁动。

我抬起头,透过护目镜、面屏努力看清楚心电监护上的数字,血压偏高,心率偏快,呼吸稍促,血氧饱和度还好,有96%。视线逐渐下移,看到呼吸机给的吸入氧浓度是40%。护士告诉我,今天病人已经停掉了升压药物。镇静药也停了。

我知道,管床医生是在给病人做脱机前准备了。

病人虽然有点烦躁,但不严重,总体生命体征还不错。我心头莫名地激动起来,她也许有机会走出ICU了!她真的有机会,她很有可能活下来了!

我刚来时,25床就已经在科治疗了,当时她是全科最危重的病人之一。虽然年轻,但是很多器官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,尤其是肺部,有ARDS(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),血压也不好,肝功能指标也不好。每次路过她床旁,我的心底都会一阵难过。她这么年轻,她的孩子,她的爱人,都期盼着她能顺利回家。

但那段时间她太严重了,以至于我们一度以为要失去她了。

也不知道是上天眷顾,还是我们照护有方,经过半个多月的努力,她一点一点地好了起来。不得不感叹生命的伟大!

疫记:凌晨3点,那个极度危重的患者苏醒,第1句话让我瞬间泪崩!

我盯着她的脸,她表情有些痛苦。气管插管仍然留在她口中,自然难受。

我抓起她的手,大声呼唤她,能不能听到我说话,我是医生,能用力握紧我的手吗。我给她发出指令。你不用担心,不用害怕,你已经扛过来了,病情好很多了,如果再好一些,我们把你口中的气管插管拔掉,你就舒服了,不用担心。

我安慰她,我这些安慰话已经是套路了,但对于一个刚死里逃生的病人来说,极其重要!

我万分期待她能听懂我的话,理解我的话,这对于她来说有巨大意义。

感谢老天!她听完我的话后,眼睛睁开了,泪水也出来了,缓缓地点了点头,并且手掌稍微用力握住了我的手。

几个护士凑过来,看到她的表现,大家都很兴奋。

这里是ICU病房,你已经好很多了,不用害怕,我们是来帮助你的,跟你说话的这位(她指着我)是从广东来的医生,我们这里有很多从广东广州来的医护人员,一定会好起来的。管床护士俯下身子,望着病人说了这一段话,让我好生感动。

病人听懂了,缓缓点头,眼泪再次滑落。

太不容易了。

病人努力举起右手,简单做了个比划,由于大病初愈,力量难支,动作迟缓。但我很快就猜到她想干嘛了。于是问她,是不是想写字?想说话?

她猛点头。

说话暂时不行,你口里还有插管呢,可以给你尝试写字,你未必写得好,试试吧。我让护士帮忙把小白板和笔拿过来。

我拿着白板放她面前。她不假思索,接过笔就开始写字。按照我的经验,躺了这么久的病人,不大能写好字。但她做到了,虽然辛苦、缓慢,她最终还是歪歪扭扭写了几个字。

谢谢你们!

这是她醒过来后跟我们写的第一句话。几个护士看了后异常激动,虽然我们隔着护目镜、面屏,我没办法捕捉到几个护士姐妹的表情,但我相信,此时此刻她们肯定跟我一样,热泪盈眶。

病人继续写字,几个字耗了几分钟,字写的不好,但依稀可以辨认:我的家人在哪里隔离?

我的家人在哪里隔离?这是她醒后的第二句话。

她写完后望着我,期待我给她答复。我只好告诉她,这个不大清楚,等明天天亮了我帮你打电话问,问清楚再让人告诉你。

为了不让她担心,我补了一句,你的家人都挺好的,都等着你回家,你不用担心他们。

疫记:凌晨3点,那个极度危重的患者苏醒,第1句话让我瞬间泪崩!

(凌晨的武汉街头)

她听完后,绷紧的表情似乎放松了,脸上似乎有笑容,但因为有气管插管的存在,不好辨认。从她眼神中可以看出,平日里她一定是一个很温柔的姐姐。

她有太多问题想问了,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ICU,都做了什么治疗,家里人怎么样了,老公孩子有没有发病,什么时候能拔掉气管插管,什么时候能够出ICU,什么时候能够回家......我估计这些问题她都想问。

但我没那么多时间给她解释,很多问题我也暂时答不上来。只好安慰她,什么都不要想,好好休息,如果明天能够成功脱机拔管,我们再好好聊。

听完我的话后,她放心了,闭上眼睛。保存体力,做最后的斗争。这是我给她的建议。

那个凌晨,我来回多次经过她的床旁,看着她安静的面庞,还有让人愉悦的心电监护数据,我内心的不安终于烟消云散。

武汉战役是惨烈的,疫情已经得到初步遏制,湖北以外地区新增病例已经跌破个位数。但湖北、武汉情况仍然不可松懈,重症病人仍多。躺在ICU冰冷的多功能床上,没有亲人,只有陌生的医护人员,即便如此,他们也看不到我们炽热的脸庞。此时此刻,他们更加需要我们的言语关怀。

幸运的是,这几天逐步有病人能够脱机拔管,活着走出ICU!

期待明天,期待她能成功脱机拔管,也期待她能早日跟家人团聚!

期待胜利早日到来!

责任编辑:

tag标签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bnjks.com/xinwen/534.html

声明:本站原创/投稿文章所有权归百年健康网所有,转载务必注明来源;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年健康网立场;如有侵权、违规,可直接反馈本站,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。